奇亿新闻
 
“人都从楼梯上摔死了还不承担责任?”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8-04 01:35   

 

  “人都从楼梯上摔死了,还不承担责任?”辽宁葫芦岛,李某与王某、付某父子到饭馆饮酒就餐。饭局结束,李某下楼时,在楼梯摔倒并滑下楼梯,其后在医院不治身亡。李某家属将朋友和饭馆告上法院,要求赔偿75万元。

  当晚,王某自带白酒2瓶,餐后大约晚9点半,李某到吧台询问餐费后,继续回去用餐。李某摔伤后入院诊断:闭合性颅脑损伤创伤性慢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多发性大脑挫裂伤,颅脑骨折,创伤性脑疝。家属与王某对与谁是组织者的问题,各持己见,但均未提供证据佐证和反证。法院审理认为,王某、付某父子、饭馆均不构成侵权行为。最后判决,王某和付某父子各补偿家属1.5万元,饭馆补偿1万元。

  家属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家属认为,李某确实不是因为饮酒过量,直接导致的死亡,但不能认为只有因喝酒直接导致死亡,才能认定死因与饮酒有关联性。饮酒导致了摔倒,摔倒撞到头部导致死亡,饮酒与死亡之间当然具有关联性。

  家属认为,原审法院依据死因与饮酒没有关联性的结论,进而得出死因与谁组织、谁邀请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那么也就不构成侵权的结论同样是错误的。酒局的组织者,应有保证前来饮酒的人,在饮酒过程中及酒后的人身、财产方面安全的注意义务,同时也应当及时提醒、劝告不要饮酒过量,更要劝阻他人不再进行饮酒或从事其他危害活动。同样,其他共同饮酒人,相互间也负有保证避免彼此人身、财产不受损害的义务。

  在共同饮酒的特定环境下,酒局的召集组织者和共同饮酒人,就产生了不使其他共同饮酒人处于不安全的注意义务的前提。共同饮酒人之间,应对其他共同饮酒人的人身安全承担合理的照顾、护送、通知其家属的义务,避免使共同饮酒人受到意外损害。现场的监控视频可以清晰地反应出,李某当时已处于严重醉酒状态,脚步踉跄,对距离的判断以及对自己身体控制程度已经很低,明显处于危险境地。这个时候,哪怕有一个人在身边搀扶一下,都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

  王某辩称,本案的发生属于意外事件,且本案同事、朋友之间的饮酒聚餐行为属于社会交往层面,不属于法律所调整的范围。参加聚会的人员之间并不存在法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上诉人主张由答辩人承担侵权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在本案中,依据与饭馆老板通话录音显示,此次聚会由李某宴请付某父子,不是自己为答谢李某介绍工作而组织的此次聚会。即李某为此次饮酒聚餐行为的组织者。在此次聚会中,不存在多次劝酒的情形,而是李某向付某父子敬酒,自己更未对李某进行劝酒。

  李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自己饮酒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应当有足够的认识。李某对自己的酒量应明知,并了解自身身体状况及酒精的耐受程度,应具有相应的判断力和控制力,如在饮酒时不能理性控制饮酒而导致的后果,属其自身严重过错。李某对自身安全、生命负有高度注意的义务,应明知过度饮酒对身体健康乃至生命会产生不利后果。二审期间,家属提供通话记录,用以证明:案发当日,王某先后5次拨打李某电话,完成确认相应的宴请事宜。而李某在到达饭店之后,仅拨打了一次王某的电话来确认饭店地址。

  该事实可以证明本次宴请的组织者系王某。同时家属提供微信聊天截屏对话,系李某妻子与李某在案发当晚微信聊天记录,用以证明:第一,在晚上8点15分妻子问李某怎么还没回来呀?证明组织者应不是李某,否则不会出现此种问询方式;第二,在晚上9点23分妻子与李某语音通话之后,妻子提醒李某你舌头大了别让人担心,证明李某当时已经处于醉酒状态。

  王某质证意见为,家属所提供的都不是新证据,两份证据形成时间是在一审案件审理之前,因此在不属于法定的新证据的情况下不能作为新证据在二审庭审进行举证,也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该通话记录不能证明是完整的,对方提供的手机及截录的都不能证明是完整的,因为手机中的通讯记录都可以进行删除。

  也不能证明对方所证明的内容,只有通讯记录,不能证实具体的通话内容。对方提供微信截屏,在微信截图上面不能证明是李某与其妻子的通话内容,没有体现双方的信息情况。上面的内容也不能够证明李某处于醉酒状态。当晚22点08分聊天时长应该为语音或者视频,如果李某妻子与李某进行的语音或视频,按其主张当时处于醉酒状态,那么作为夫妻,应该履行注意其安全保障及身体健康的法律责任。最后,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4251元,由家属承担。对于酒后事故,同饮者到底该承担什么责任?

Copyright © 2020 奇亿注册登录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