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新闻
 
“高层地狱”:住在曼哈顿59层豪华公寓他们被迫天天爬楼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4-04 23:13   

 

  在曼哈顿金融中心的一栋豪华高层住宅楼里,住户们却认为自己生活在“高层地狱”里。因为电梯长时间停运,并且问题持续近半年仍无法解决,这将他们的工作生活搅得如同一团乱麻。比如,一位护士在上了12个小时的班后,由于电梯故障,只能艰难地步行爬48层楼回家。他们不得不取消计划,错过约会,上班迟到,扔掉沉重的婴儿车,考虑搬家。城市银行-农民信托公司大楼位于交易广场20号,共59层,拥有750多套公寓。

  1931年完工时,城市银行-农民信托公司大楼(City Bank-Farmers Trust Company Building)高耸于金融区之上,是纽约市最高的建筑之一。事实上,它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石质外墙建筑,被称为“金融巨人”。大楼入口处装饰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硬币复制品,代表国民城市银行(即后来的花旗银行)开设分行的国家。

  这座59层的大楼位于交易广场20号,现在是一座熙熙攘攘的住宅楼,拥有750多套公寓,提供了豪华的设施、令人惊叹的海港景观和部分租金稳定的单元。租户可以轻松地进入大堂,观赏那里高耸的天花板和精致的大理石马赛克,然后进入装饰艺术风格的电梯,到达他们的家。

  自去年11月以来,这座摩天大楼一直受到电梯长时间停运的困扰,日常生活被打乱,居民在公寓里行动不便。15楼以上的电梯服务是否正常全看天意,常常一连好几个小时电梯都用不了。只有较低楼层使用的电梯仍在继续运作。

  根据纽约市数据,全市在2021年收到了25376起有关电梯故障的投诉,对于一个拥有逾7万部电梯和自动扶梯的城市来说,这个数字并不惊人。公共住房的问题尤其严重。

  考虑到交易广场20号的楼层如此之高,而且租金也相当不便宜,一居室公寓的租金可能高达5000美元,电梯持续故障让居民们感到特别愤怒。

  在面对面和电子邮件采访中,十几名居民告诉《纽约时报》,他们生活在“高层地狱”里,电梯问题将他们的工作生活搅得如同一团乱麻。他们要被迫取消计划,错过约会,上班迟到,扔掉沉重的婴儿车,考虑搬家。(但是,在没有可靠的电梯的情况下,你如何从高楼大厦中搬出来呢?)

  “这些电梯停止运作的那一刻,我们的生活彻底改变了,”30岁的费萨尔·阿尔·穆塔(Faisal Al Mutar)说。他住在22楼的一个开间。

  那些身强体壮的人开始爬楼——爬了很多很多层台阶。事实上,一位年轻的软件工程师已经习惯了这种锻炼,他报名参加了6月将在世贸中心一号大楼举行的慈善爬楼活动,挑战这栋102层的大楼。艾琳·坎贝尔是一名护士,最近在上了12个小时的班后,由于电梯故障,她不得不艰难地步行48层回家。“我很年轻,体能很好,所以我能爬48层楼回家,但仍然惨透了,”坎贝尔说。

  28岁的护士埃琳·坎贝尔(Erin Campbell)在一年多前趁着纽约租金低谷,租下了一套48层的海景公寓,为期两年。她高兴坏了。然后电梯开始出故障,每天她工作时都需要长时间的站立,回家后居然还会因为电梯问题而只能爬楼。

  “我是一名护士,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去上班,”她说。她回忆起自己经常回家却发现电梯坏了。在最近一次12小时的轮班之后,她晚上8点半回到家,门卫告诉她,她所在楼层的服务可能要到晚上11点左右才会恢复。

  “一听这个我就哭了起来,”她回忆说。“我很年轻,体能很好,所以我能爬48层楼回家。但仍然惨透了。”

  她说,她更担心的是没法跟她这样爬这么高的楼的邻居,她也害怕万一发生紧急情况,居民可能会面临医疗救助延误的可能性。

  大楼的所有者DTH Capital表示,联合爱迪生电力公司(Con Edison)必须介入解决这些问题,他们认为这些问题可能与电力设备的电涌有关。业主们说,他们已经聘请了拥有电梯、电气和工程专业知识的团队来彻查问题的线部电梯受到了影响。

  DTH Capita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到目前为止,这些专家还无法确定电涌的原因,如果没有联合爱迪生公司的全面合作和全天候支持,我们将无法做到这一点。”

  而联合爱迪生公司方面则表示,该公司已对大楼进行了广泛的测试,并没有发现“电力供应不足或受损的迹象”。

  该电气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得到任何合理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电梯的问题与爱迪生公司的设备或服务有关。自安装新电梯系统的工作开始以来,电梯问题就不断出现。”

  联合爱迪生公司还表示,已经聘请了一家名为电力研究所(Electric Power Research Institute)的非营利机构协助调查。电梯停运对那些有疾病的居民来说尤其困难。

  大楼的业主说,电梯的操作板经常短路,必须经常更换,他们已经聘请了电梯机械师24小时上门维修。他们说,他们也曾试图批量购买运营中的电路板,但由于供应链问题而受阻。

  物业管理公司Rose Associates将接手该大楼的管理工作,此前有居民对之前的管理集团First Service Residential处理电梯问题的方式提出了投诉。

  房主们说,他们已经为一些租户提供了酒店房间和带家具的公寓,这些房间位于较低的楼层和附近的另一栋大楼里,而且即将提供租金优惠。租户也可以提前解除租约,大楼还聘请了快递员将包裹送上几层楼梯,并提供洗衣服务。

  当地民选官员已经介入调停。州参议员布莱恩·卡瓦纳(Brian Kavanagh)、众议员牛毓琳和市议员克里斯托弗·马尔特(Christopher Marte)说,他们一直在与联合爱迪生、大楼管理方和市政机构合作解决这个问题,帮助居民。

  周一,卡瓦纳和马尔特在大楼外与居民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牛毓琳当时在奥尔巴尼州府,一名工作人员代表她宣读了一份声明。)

  卡瓦纳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在这里是想说,真的要到此为止了。屋宇署、联合爱迪生和这栋大楼的最高层管理者需要把工程师召集起来,如果有必要,他们需要让监管机构参与进来,找出问题所在,并立即解决这个问题。”

  在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马尔特说,有100多名居民联系了他的办公室,其中一些人担心,如果直接联系大楼管理公司,他们可能会遭到报复。他形容交易广场20号的情况是“令人不安和荒谬的”。

  一些接受采访的居民要求隐去他们的姓名,因为他们也担心遭到报复,或者不想破坏他们获得租金优惠的机会。该大楼还要求一些居民签署保密协议。吉娜·陈几周前脚骨折,之后一直难以回到22楼的公寓。一些居民说,他们在坐电梯时遇到过突然的颠簸,而且下行速度比平时更快。

  31岁的莎拉·欧文(Sara Irvine)住在43楼,她有关节炎,没法走楼梯。电梯停运时,她的生活就跟疫情早期一样,一次出门就买好两周的菜,或者用家里的东西凑合着用。

  她和其他一些居民还说,他们在乘坐电梯时曾碰到过突然颠簸。欧文说,有一次,电梯颤抖着停了下来,然后开始急速下降。该大楼的业主回应说,在电梯的电压出现激增或猛降时,电梯会启动“安全停止”功能,因此人给人感觉突然往下降。

  本月,欧文接受了房东的安排,住进了附近的一家酒店,但她说,这种生活让她感到更加沮丧,因为她明明有一个稳定的住处,而且每月要继续付房租。

  30岁的吉娜·陈(Gina Chen)住在22楼,她原本认为电梯故障只是个小麻烦——直到几周前她的脚骨折了。

  “我们能负担得起在这里生活是一种特权,但我们并不是为了住在镀金的笼子里而租下房子的,”陈女士说。“在经历了两年的疫情后,我们本已经感觉被困住了,现在的情况只会平添我们的痛苦。”

  原标题:《故事 “高层地狱”:住在曼哈顿59层豪华公寓,他们被迫天天爬楼》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119

Copyright © 2020 奇亿注册登录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