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亿新闻
 
2022诚品大步梯丨语言·未达之境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7-03 18:19   

 

  语言可以比作一张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我们不能切开正面而不同时切开反面。

  自然界中每个物种都有独属的交流方式:鸟儿鸣啭发出警报,大象哼哼吸引伴侣,海豚滴答作响搜寻食物……而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更是思想的表达与传递。自文明诞生,从太平洋岛屿中的极少数人到上亿母语使用者,从人类起源地东非的古老民族到受流行文化冲击的新新世代,现今人类使用的语言逾6000种。口口相传的历史和经验,信誓旦旦许下的明天和未来,文明通过语言代代延续,思想由此凝结。

  巴别塔的典故中,各异的语言文化筑起万丈隔阂,成为世界各地之间的无形屏障。当下丰富的转译工具虽能提供快速粗浅的解释,却无法一键解码每种语言文化之下的沉淀和隐秘——那些民谚故事、历史典故、文学著作、艺术经典中,庞杂而幽深的言外之意。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蕴,依托着独有的语言成就世界文化的缤纷灿烂。而攀登巴别塔的艰辛,在于理解与共识,以人类共通的情感化解沟通的难题,以爱与智慧破解语言林立的壁垒。

  2022年诚品生活苏州大步梯以文字为语言的载体,架起人类思想智慧的证言,在创造性的装置叙事中,构筑语言的时空长廊,讲述语言的未达之境、人类的共鸣之情。大文豪歌德有言:「不谙晓外语者,对其母语也一无所知。」世界上的语言不约而同地记载着相同的真理,在此我们邀您拾阶而上,探索语言的未尽之意。

  以「古老的语言智慧」「翻译的艺术」「看得见的语言」「语言中的文学课」为线索,邀请您一起阅读探索语言的故事。

  哈姆尔先生开始与我们谈论法语,他说法语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最清晰、最强大。

  法国小说家阿尔封斯·都德在短篇小说《最后一课》中表达了自己对法语的赞美与热爱:「我们必须把它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

  相传在罗马大军入侵时,阿基米德的家遭士兵破门而入,而他当时还在醉心研究数学画图法中的圆。在被士兵杀害前,他留下最后一句遗言:「不要碰我圆!」这件事记载在公元1世纪瓦莱里乌斯·马克西姆斯的著作《难忘的事迹名言》内。

  在迪士尼经典动画《狮子王》中朗朗上口、反复出现的一句歌词:「哈库那玛塔塔」正来源于斯瓦希里语,是一句非洲古老谚语。主角辛巴就是斯瓦希里语里「狮子」的意思,巫师拉飞奇是「朋友」的意思,刀疤的养子叫作高福,是「疤痕」的意思。

  本次展览的策展者、设计者与文案作者,将灵感倾注于展览之中,在此分享「灵感者」的心声。

  为什么会想到从语言的角度来构建今年的大步梯?对于这次展览,想要达到怎样的呈现效果,希望给观展者传递什么?

  2020年初自己有计划去日本旅行,后因为疫情未能成行,但还是想通过另一种方式来实现这场「旅行」,于是我开始学习日语,在语言中洞察这个民族古往今来生活的种种,此时我开始对语言有了观察和兴趣。

  《约翰福音》开篇第一句话「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在犹太基督教的世界观中,某种意义之上,人类的语言能力赋予了人神性。西方《圣经》里有「巴别塔」的典故,而我们东方的苗族神话里也有「避水塔」的传说,他们不约而同地讲述了语言沟通给予人类协作的能力,这份独属的能力也让我们区别于野兽,创造了人类文明并绵延至今。语言是宏大的人类印记,或许我们可以探出好多宝藏来!那就试一试吧。抱着这样的心态,构建了今年的大步梯主题。

  许多我们生活中的误解来源于不同的价值观。回望历史长河,语言逻辑与行事思维的差异带来过许多族群争端与排异运动,「文化误解」将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推向水深火热的苦难之中。拾阶而上于由语言之柱构建的「时间长廊」,我们希望观展者可以感受到每种语言承载的不同历史观与相似的生命厚度,以及它们的岌岌可危。在阅读语言之镜时,我们也希望这份多元与包容的态度能够传递到大家的心中。

  世界上的语言有数千种,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一种语言都拥有自己的文字,很大一部分语言并没有产出灿烂的文明以供后人探寻,成了不为外人道的秘密。

  在我们力所能及查阅的素材之中,我们锁定了几类语言:创造了丰富文化遗产的,例如我们博大精深的汉语;经历过曲折坎坷的,例如死而复生的希伯来语;隐藏着有趣故事的,例如「不要碰我的圆!」(希腊语);含有特别之处的,例如与世隔绝的巴斯克语,创造城市之歌的荷兰语等等,简单介绍,留些悬念,等大家自己来阅读。

  整体而言,我们权衡了语言的使用人数、发源历史等多种因素,抉择割舍之下选定了现在的24种语言,相信读者们在阅读的过程中能悄悄地发现我们埋下的这些线索。

  摘选内容素材的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你对语言这一主题有了哪些更深刻的理解?

  印象深刻的事还真不少,在语言选句的过程中涨了不少冷知识,比如泰戈尔的母语竟然是孟加拉语,但丁将自己杂揉了方言的写作语言称为「意大利语」……

  一开始查阅资料时,面对一些看不懂的符号,真的有些头疼,似乎体会到了外国人看中文的感受,再加上部分语言的阅读顺序是从右往左,各语言的标点符号、断句方式都有些许差异,选句、校稿的工作都进行得比较困难,许多内容的考究都让我们费尽心思。但也许仍然会包含一些错误,如果有读者朋友发现问题,请不吝赐教。同时,这些错误的存在也许正是另一个证明,证明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巴别塔语言变乱的时代。

  语言这一主题,起初想传达的是历史文化的传承与情感联结的纽带,但在不断了解各种语言的故事后,我们发现语言是强大的,也是脆弱的,语言有时候会沦为权力的工具,甚至成为杀戮的理由,「巴别塔」的典故虽然在告诉我们,当世界只有一种通用语的时候,无障碍的沟通和协作较能消除人与人之间的误会,让人类拥有通天的力量。但现实是我们已然处在一个语言相糅的时代了,那我们应该以何种方式重新聚集在一起唤回人间大爱呢?理解、尊重、爱与包容是否可以让人类放下武器重新拥抱在一起呢?这是我们希望大家一起思考的问题。

  今年的大步梯对于之前的展览有哪些传承?在大步梯这个场域,想要给观展者带来什么体验和感受?

  诚品大步梯前六年的主题分别是:「诚品选书展」「建筑的故事」「色彩与文学」「行者无疆」「生命之光」「于无声处」,今年的「语言·未达之境」也延续了选题上的宏观视角与个体关注。语言是一个既宏大又微小的命题,宏大是它承载了太多的人类文明,微小是它联结着每一个你我,法国作家福楼拜说过:「语言就是一架展延机,永远拉长感情。」它让相似的灵魂在熙熙攘攘的尘世之中相遇、碰撞、共鸣、协奏、寻见彼此。

  大步梯是一条沐浴于天光之下,缓步而上的阅读大道,兼具人文、艺术与阅读的特性。在明亮、开阔的阅读之中,也是对生活的洞察和对生命的思考。这是一个充满光的场域,我们希望读者朋友们也可以在这里发生「光合作用」,所有的观察和阅读,到头来都是为了认识自己,映照内心,永远保持好奇,保持有趣,保持接受世界不一样的打开方式,既然仍难以远行,那就让精神在路上。

  语言是误解的根源。世界上许多心灵隔阂与现实分歧都源于语言沟通的障碍。误解是宿命,但人类永远抵抗宿命——八大艺术正是说着不同语言的人类试图克服障碍,朝向巴别塔之巅永不气馁的攀登。所以,我理解的「未达之境」是一个人真正理解另一个人,一个族群真正关心另一个族群,是人类前赴后继渴望抵达的理想之境。

  为什么会以语言之柱的形式来呈现此次主题?在呈现方式上,设计灵感是如何产生的呢?设计中有哪些巧思?

  灵感来源于《圣经》中「巴别塔」的典故,传说古巴比伦时代所有人说一样的语言和口音,齐心协力造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上帝震惊于人的力量,遂使人类的语言不再相通,从此分散于大地。设计之初,提炼人们对巴别塔庄严、高耸的想象,运用于语言之柱的设计,构建起文明演进的长廊。

  作为语言之柱的支点,上下立柱连接处的镜子,是整个装置的核心。一方面它寓意语言转译的过程,是不同语言的族群沟通对话的必要步骤;另一方面,它也体现了语言在人际间的链接作用。这面镜子脆弱又稳固,因为只有当人们心怀善意地去理解彼此时,语言之柱才能稳固,语言所承载的思想才能将文明带往更好的未来。

  在诚品生活苏州创办之初的建筑蓝图中,创办人吴先生特别坚持大步梯的存在将为这个空间带来独特的氛围。在城市CBD中,这种坚持意味著牺牲商业利益。但在吴先生看来,「诚品,不只是一间书店,更是一个空间,一个安顿身心的场所,是所有人的共同创作。」

  开幕以来,大步梯作为诚品年度策展的空间,也是广大读者对诚品空间的第一印象。阅读不止于书页,当拾级而上,空间也可以被阅读。在空间中,我们用文字、色彩、形状甚至光线书写,我们阅读色彩、书信、建筑甚至自己。阅读的可能性,由此被拓展。

  在我心中,大步梯既是吴先生留给城市人的礼物,更是留给诚品职人的题目。每一年,大步梯的策展团队都面对同样的空间,企图超越过去,交付新的答卷。72阶大步梯,对于诚品职人来说,是一座永远值得攀登的山峰,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未达之境」。

  展览名称的思考,在策展的整个过程中都在进行,最后命名为「语言•未达之境」,深深发现我们与「语言」之间关系的微妙。多数情况下,我们通过语言进行交流,传播观点。相较于音乐、绘画、舞蹈、建筑等表现形式,我们相信它是使用范围最广、理解成本最低的方式,它帮助人类更为快速、随心所欲地沟通彼此。这是语言的「可达之境」。但,全世界人类使用着超过6000种语言,种种语言背后是不同的文化与思想。我们学习或掌握一门语言,不单是学习如何使用它,更重要的是学习如何运用这门语言来达成彼此之间的共识。语言是人类交流沟通时无法略过的重要工具,只是这个工具的背后还有更多的功课需要我们修习,这便是语言的「未达之境」。

  从事关人类命运,到日常生活中的人际交流,语言的主题可宏大也可细微,在创作展览文案时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语言无限》(Language Unlimited)中有个悖论——「语言有无穷的创造力,然而我们的认知却受限于语言的结构。」个人在创作展览相关文案时可以深刻体会到这点;撰写困难时,会转念想到语言不仅是文字系统,更是人类文化生活和思维方式的延伸,进而从人与语言的关系中感受到力量。

  正如前文语言学之父索绪尔所说,「语言可以比作一张纸:思想是正面,声音是反面,我们不能切开正面而不同时切开反面。」作为传递声音的语言离不开背后的思想,所以在创作文案时,语言的外在形式固然有趣(语言的背后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有趣的人造语言,这些会在以后的文章中向大家介绍)但还是更在意其背后的观点和内涵。

  时代发展之下,人们的说话方式和热衷交流的内容都有了很大的不同,你是如何理解这种语言现象的,这会对撰写展览导言及系列专题文章产生影响吗?

  追求高效传播、期盼身份边界模糊下的良好交流氛围或懒于思考措辞等各种原因,都促使语言的表达日渐精简和趋同。在我看来这是必然的,而且非常值得遗憾。摒弃难写的字、搁置少人用的词汇、再把长文精简成段落或句子、短语、缩写——无可厚非的日常,自愿摘除语言知觉的日常,也是语言消失的日常。因此唤起遗憾失落,语言之美被人渐忘之时,遑论诞生出更美的语言,所以觉得语言保护的急切程度绝不亚于生物多样性保护。想到这些,在撰写时对「语言」会多一些感性,提醒自己尽量不要陷入局限的思考。

  在我上学时,说服二字还读作「shuì fú」,呆板二字还读作「ái bǎn」,现在它们已在词典中明确为「shuō fú」「dāi bǎn」的读音。但「shuì fú派」和「shuō fú派」虽然读音不同,依旧可以理解彼此所要表达的含义,他们之间存在共识。人们的说话方式和热衷交流的内容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说明现在我们有极丰富的表达方式,对于生活的感知也更为随心所欲。语言并非一种一成不变的工具,它的变化是无法回头的前进方向。意识到这一点,就明白了我们想要说的话、想要阐述的观点、想要表达的态度,能被谁听见或看见、被谁接受、被谁理解,都是无法掌控的,尽力而为地写下自己的所识所感,总会有那个读懂的人,或许ta也能发现我们这些布展参与者内心的乐趣所在。

  首先,本次大步梯展览是由一群热爱语言的人协力发想完成的,碰撞能激发彼此思考,很自然地,我们发散了许多有趣却暂无法融为一体的想法。这也意味着必要取舍,才能坚定成型。这个过程其实非常对应语言发展的「变化」与「动态平衡」。回看摘句落定的当下,大家一定在内心流通着同一种不具象的、承载着共感的「语言」吧,于是对语言有了更切身的理解。

  在之前,我认为人们通过语言进行交流,重要的是谨言慎行,语言的分量有时是令人难以忽略的。我现在依旧如此认为,但也发现在交流中,「真诚」或许是更为重要的特质。在着手选句工作时,越来越感受到:我们能够掌握的语言有限,能够聆听的话语有限,能够传递观点的方式也很有限,但看着这些「有限」的摘句,仿佛能感受到每个说话者彼时彼刻的真诚。或许我们操持着不同的「语言」,把守着不同的「观点」,但「真诚」永远是抵达对方心中的航船。真诚之下,说着不同的语言,也能感受到温暖。

  无论是大步梯生长时的姿态,还是揭幕主题的完整形态,漫步在2022诚品大步梯,或许你记录下了一些精彩的瞬间,那就快和大家分享吧!

  于微博、小红书、大众点评三个平台中的任意一个,带#诚品大步梯#打卡话题,欢迎分享大步梯搭建前后的对比照片,或拍摄2022诚品大步梯你最喜欢的选句,留下你想说的话,即有机会获得诚品独家礼品。

  我们将从以上平台中挑选优质内容,并于07/15、07/31在微博@诚品eslite公布获奖名单(每次公布6名)。

  对于大步梯,你有什么想说的话,或是想要被解答的好奇,欢迎在下方留言区与我们分享。

Copyright © 2020 奇亿注册登录网站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